言情小说手机站 > 甜食王爷(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她知道他怒了,原本不顾一切想带着孩子去追,她爹却突然一病不起,最后撒手人寰,等她打理好一切,他早已远在千里之外。

  因为她爹的死,嵘郡王府更加盛传的不祥之说令她几乎无法喘息,庆幸老天垂怜,让她得以以尽孝为由,带着孩子在她爹的坟边守孝三年。

  守坟三年,嵘郡王府无人闻问,但日子平静。她也庆幸外派离京的夫君因祸得福,到南方后不单治了水患,还让百姓过起了安居乐业的日子,三年的时间就让一个死气沉沉、看不到明日的水患之地一步步变成繁华的鱼米之乡。

  他立下大功,被召回京,他证明了自己无须嵘郡王府庇荫,也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



  在嵘郡王府为他所办的洗尘宴上,她带着闺女不请自来,原以为终是等到他回来一家团圆,谁知前来郡王府庆贺的护国公世子失足落湖时,她的闺女就在一旁。这场意外,使得她原本以为的一家团圆场景,只剩众宾客窃窃私语,尽是充斥着那句“不祥”。

  她的夫君没问原由,一怒之下,决定将孩子送往家庙领罚,她没来得及开口求情,向来戒备森严的嵘郡王府却出现刺客,他因此身受重伤,在生死之间徘徊。她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直到天明,总算等到大夫一句脱离险境。

  只是在她一心记挂着夫君生死时,没留心向来被她紧护在身边寸步不离的孩子不见了,那夜孩子被嵘郡王和郡王侧妃带走,承受了一切责难,被狠狠打得遍体鳞伤。

  看着倒在嵘郡王府大堂前的院子里、冷冰冰石板上那个满身是血的孩子,一瞬间,她失了神,心想或许这孩子真如旁人所说的不祥,死了也好……一声微弱的“娘亲”,是孩子的呼唤,她回过了神,不知何时,这个富贵的嵘郡王府已一点一滴磨去她本性中的良善,为了保住夫君的权势,她得变得跟畜生一般,对自己的骨肉冷眼旁观,只是她毕竟身为人母,无法狠下心。

  她像是疯了似的抱着伤重的孩子夺门而出,带着终究不见容于嵘郡王府、只剩下一口气的女儿走了,从今以后,她的女儿自有她来守护,她只要女儿,不再需要或等待另一个人。

  成亲那时的一句生死相随,如梦尽散。夫妻多年,当年的一饭之恩早该两清,从此夫妻缘尽……



  她知道他怒了,原本不顾一切想带着孩子去追,她爹却突然一病不起,最后撒手人寰,等她打理好一切,他早已远在千里之外。

  因为她爹的死,嵘郡王府更加盛传的不祥之说令她几乎无法喘息,庆幸老天垂怜,让她得以以尽孝为由,带着孩子在她爹的坟边守孝三年。

  守坟三年,嵘郡王府无人闻问,但日子平静。她也庆幸外派离京的夫君因祸得福,到南方后不单治了水患,还让百姓过起了安居乐业的日子,三年的时间就让一个死气沉沉、看不到明日的水患之地一步步变成繁华的鱼米之乡。

  他立下大功,被召回京,他证明了自己无须嵘郡王府庇荫,也能拥有自己的一片天。

  在嵘郡王府为他所办的洗尘宴上,她带着闺女不请自来,原以为终是等到他回来一家团圆,谁知前来郡王府庆贺的护国公世子失足落湖时,她的闺女就在一旁。这场意外,使得她原本以为的一家团圆场景,只剩众宾客窃窃私语,尽是充斥着那句“不祥”。

  她的夫君没问原由,一怒之下,决定将孩子送往家庙领罚,她没来得及开口求情,向来戒备森严的嵘郡王府却出现刺客,他因此身受重伤,在生死之间徘徊。她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直到天明,总算等到大夫一句脱离险境。

  只是在她一心记挂着夫君生死时,没留心向来被她紧护在身边寸步不离的孩子不见了,那夜孩子被嵘郡王和郡王侧妃带走,承受了一切责难,被狠狠打得遍体鳞伤。

  看着倒在嵘郡王府大堂前的院子里、冷冰冰石板上那个满身是血的孩子,一瞬间,她失了神,心想或许这孩子真如旁人所说的不祥,死了也好……一声微弱的“娘亲”,是孩子的呼唤,她回过了神,不知何时,这个富贵的嵘郡王府已一点一滴磨去她本性中的良善,为了保住夫君的权势,她得变得跟畜生一般,对自己的骨肉冷眼旁观,只是她毕竟身为人母,无法狠下心。

  她像是疯了似的抱着伤重的孩子夺门而出,带着终究不见容于嵘郡王府、只剩下一口气的女儿走了,从今以后,她的女儿自有她来守护,她只要女儿,不再需要或等待另一个人。

  成亲那时的一句生死相随,如梦尽散。夫妻多年,当年的一饭之恩早该两清,从此夫妻缘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