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甜食王爷(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他的任性与霸道将嵘郡王府闹得天翻地覆,终于在他十五岁时,他如愿成为她的夫君,她也更清楚嵘郡王府中的暗潮汹涌——世子爷的生母在生下侯府嫡长女后多年未孕,大度的将自己的么妹迎进郡王府当侧妃,两姊妹共事一夫。老天垂怜,在妹妹产下庶子隔年,她自己也有了身孕,多年来总算盼到后嗣,可惜运气不好,世子爷不到三岁时人就去了。

  嵘郡王丧妻,念在世子年幼,原打算将身为世子亲姨母的侧妃扶正,但因嫡长女撒泼拒绝,嵘郡王烦不胜烦,最后不了了之。不过纵使嵘郡王妃的位置空悬,侧妃在照料世子爷上也是尽心尽力,嵘郡王府一家和乐。

  自己与世子无所不谈,因此不像外人只看到嵘郡王府表面的和乐。两人相识在他下江南遇险时,要不是遇上她,他早已殒命。一切看似意外,但郡王府暗地里波涛汹涌的日子过久了,小夫妻都深刻明白这世上没有太多所谓意外。

  世子自小聪慧,明白自己羽翼未丰,只能隐其光芒,他自小便立誓,就算赔上一切也要手握权势,此生唯一失算便是遇上了她——一个身分低下的提刑官之女,让他甘愿冒着可能失去世子之位的风险也坚持要娶她为妻。他对所有人冷漠,独独对她狠不下心。



  她是世上唯一知道他深藏心中苦的人,她立誓此生与他相守,何况他不顾一切娶她为妻,她也为他义无反顾、倾尽所有。

  只是恩爱的日子在她生下一个雪肤白发、双眸闪着琥珀光亮的孩子时便变了样。一个异于常人的白子被世人认定为不祥,她不相信自己的骨血不祥,偏偏倒霉的事一件接一件,最后夫君竟然被派离京城,至水患多年、百姓怨声载道的南方为官,加上嵘郡王府接连遭难,嵘郡王忍无可忍,要夫君在孩子与妻子之间,选择去留……她明白夫君从小积压在心中的恨,心知他一心等着有朝一日夺回所有,她想助他,可惜一个不祥的孩子不见容于嵘郡王府,他选择留下她,决定将闺女送养。

  在权势面前,有舍才有得,但她无法像他一般心狠,她无法眼睁睁送走自己的骨血,迫不得已动了自请下堂的念头。相互扶持多年,她第一次看到总对她像个孩子似撒娇的男人怒火滔天,最后气愤的甩头而去,天还未亮就孤身离京。









  他的任性与霸道将嵘郡王府闹得天翻地覆,终于在他十五岁时,他如愿成为她的夫君,她也更清楚嵘郡王府中的暗潮汹涌——世子爷的生母在生下侯府嫡长女后多年未孕,大度的将自己的么妹迎进郡王府当侧妃,两姊妹共事一夫。老天垂怜,在妹妹产下庶子隔年,她自己也有了身孕,多年来总算盼到后嗣,可惜运气不好,世子爷不到三岁时人就去了。

  嵘郡王丧妻,念在世子年幼,原打算将身为世子亲姨母的侧妃扶正,但因嫡长女撒泼拒绝,嵘郡王烦不胜烦,最后不了了之。不过纵使嵘郡王妃的位置空悬,侧妃在照料世子爷上也是尽心尽力,嵘郡王府一家和乐。

  自己与世子无所不谈,因此不像外人只看到嵘郡王府表面的和乐。两人相识在他下江南遇险时,要不是遇上她,他早已殒命。一切看似意外,但郡王府暗地里波涛汹涌的日子过久了,小夫妻都深刻明白这世上没有太多所谓意外。

  世子自小聪慧,明白自己羽翼未丰,只能隐其光芒,他自小便立誓,就算赔上一切也要手握权势,此生唯一失算便是遇上了她——一个身分低下的提刑官之女,让他甘愿冒着可能失去世子之位的风险也坚持要娶她为妻。他对所有人冷漠,独独对她狠不下心。

  她是世上唯一知道他深藏心中苦的人,她立誓此生与他相守,何况他不顾一切娶她为妻,她也为他义无反顾、倾尽所有。

  只是恩爱的日子在她生下一个雪肤白发、双眸闪着琥珀光亮的孩子时便变了样。一个异于常人的白子被世人认定为不祥,她不相信自己的骨血不祥,偏偏倒霉的事一件接一件,最后夫君竟然被派离京城,至水患多年、百姓怨声载道的南方为官,加上嵘郡王府接连遭难,嵘郡王忍无可忍,要夫君在孩子与妻子之间,选择去留……她明白夫君从小积压在心中的恨,心知他一心等着有朝一日夺回所有,她想助他,可惜一个不祥的孩子不见容于嵘郡王府,他选择留下她,决定将闺女送养。

  在权势面前,有舍才有得,但她无法像他一般心狠,她无法眼睁睁送走自己的骨血,迫不得已动了自请下堂的念头。相互扶持多年,她第一次看到总对她像个孩子似撒娇的男人怒火滔天,最后气愤的甩头而去,天还未亮就孤身离京。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