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狐媚相命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9 页

 

  “权辰汉,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皇帝凝肃着表情。

  权辰汉跪下,直认不讳,“罪臣身怀皇命,却未于灭了海盗后及时回禀,此为其一;罪臣身为镇国大将军,却两年多未行职务,不能为国为民平定海盗,此为其二。皇上对罪臣信任有加,重责加身,臣却有负皇恩浩荡,明知皇上缉拿却不回京,此为其三。然一切罪行全在罪臣身上,与内人香柳无关,请皇上明察,草民愿担起所有责任。”

  最后不再自称罪臣,而自称草民,权辰汉朝皇上深深地磕了一个头,代表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再当镇国大将军。

  香柳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不发一语。反正不管他怎么说、怎么做,总之他在哪儿,她就去哪里,不管是天国地府,她都跟随到底。



  然而皇帝却不若他们想像中的生气,事情都过了两年,该气的也气完了。而且他为人亦是风流识趣,权辰汉与香柳的轶事,他也曾在私底下叫太监替他收集流传在民间的众多版本,听得津津有味。

  听到权辰汉这么说,皇帝也没好气地瞪着他。“朕有准你辞官吗?你犯下蔑视皇命如此大的罪行,砍你的头也无法弥补。”

  权辰汉是聪明的人,皇帝有心维护,他岂听不出来?何况不在朝会时提他,而在退朝后提他,显然就是不想在百官面前办他,免得有些激动的言官一人一语,他不被参死才怪!权辰汉马上机警地垂首沉声道:“罪臣愿戴罪立功!”

  “你本来就该这么做。”皇帝点点头,他还真怕权辰汉过了两年多变笨了,害他不砍都不行,那他要上哪去再找一个擅长海战的将军?

  他突然起身,一旁的太监、宫女和侍卫都吓了一跳,全都跪了下去。

  “跪什么跪,这跪的人还不够多吗?”皇帝好气又好笑地瞪了整殿的磕头虫。



  “全给我起来!权卿,跟朕出去殿外看看。”

  权辰汉不解地和香柳对视一眼,随后两人躬身垂首,恭敬地跟在皇帝身后,小太监则急忙在前头领路。一群人走出了金銮殿,皇帝接着上了轿出了午门,来到午门广场,权辰汉及香柳一到此地不禁傻眼地怔在当场,久久无法反应。

  原来,偌大的广场上,跪满了大大小小的官兵,看军服应该是沿海的水军。而跪在最前面的,除了几名重要将领外,连潮州水军孙衡都在其中。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