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正妻夜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鹅毛大雪彷佛永远不会停止,八岁的汪袭绿小小的身子被裹在滚着白狐狸毛的大氅之中,头上也戴着一顶毛绒绒的狐狸毛帽,整个人只有那张娇俏的脸蛋是露出来的,那一双骨碌碌的大眼转啊转的,模样精灵可爱。

  她想,若不是怕她瞧不着路摔着了,只怕乳母恨不得能将她的脸也全都遮起来。

  其实她对于被裹了这一身不是没有抗议过,可是乳母听了她那愤愤的话语,只是淡淡的说道—“夫人这几日身子骨可不好,要是大小姐着凉了,只怕又要让夫人日夜挂心了。”



  听到这样的话,汪袭绿可不敢再有什么抱怨了,这半年来,娘亲的身子骨益发不好了,她不想再让娘亲担心。

  虽然长辈们什么都没告诉她,可是每回从他们瞧见她时摇头又叹气的模样,她就可以猜出个七八分。

  想到这里,汪袭绿原本看到下雪时兴奋的心情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一抹沉甸甸的思绪,就连她迈出去的步子也没了她这年纪该有的轻快。

  走过了抄手游廊,再走过蜿蜒小径,经过了无数个脸颊被冻得红通通的扫雪丫鬟,汪袭绿终于瞧着了娘亲住的明月院。

  怎料她人才刚走近,便听到屋子里传来几声重重的咳嗽声,撕心裂肺一般,让她心惊不已,接着,她听到她爹最近的新宠那娇滴滴的嗓音—“夫人……夫人……你还好吧?”

  问这样的问题并不算突兀,可若是那娇嗲甜腻的嗓音带着浓得掩不住的幸灾乐祸时,那可就有点古怪了。



  “骆姨娘,夫人该服药了。”

  汪袭绿听出这是娘亲身边最得力的丫鬟杏花的声音。

  杏花脆生生的音调里有着极力压抑的怒气,虽然侍妾的身分并没有比丫鬟高多少,但也不是她可以得罪的。

  也不知道到底是骆姨娘听不懂杏花赶人的暗示,还是骆姨娘压根就是故意的,她兴致高昂的说道:“该服药了吗?拿来,我来伺候夫人吧。”

  “奴婢瞧这天色,老爷只怕就要下朝回来了,要是知道姨娘做了这等下人的粗活,还指不定多心疼呢!”杏花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还带着讽刺。

  骆姨娘不屑的道:“杏花啊,我知道你是夫人身旁有脸面的丫鬟,可你相不相信,只要我和老爷说几句话,你就会被立刻发卖出去或许配给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