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绣色可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除了看电视外,来说说自己吧,最近天气热,秋差点热衰竭了,一早去买菜时热得手臂都发烫了,走到一半几乎晕过去,赶紧蹲下来休息,又买了一杯饮料灌下去,这才能走完全程。

  这热呀,真会死人的!秋提醒各位出外的人记得多喝水补足水分,不然会像秋一样身虚体弱,从一楼走到四楼就气喘如牛。

  唉,这破烂身体……快报销了吧!

  不过呢,倒是有件事能让秋重新振奋精神,那就是恭喜花园来到了两千号啦!



  这是个重要的里程碑,意义非凡,谢谢各位读者朋友一路相伴,往后的日子,秋也会和大家并肩走下去,写出更多的好故事,再创更多更多的纪念喔!

  第1章(1)

  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广裁衫袖长制裙,金斗熨波刀剪纹,异彩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

  昭阳舞人恩正深,春衣一对值千金,汗沾粉污不再着,曳土踏泥无惜心,缭绫织成费功绩,莫比寻常缯与帛,丝细缲多女手疼,扎扎千声不盈尺,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若见织时应也惜……若见织时应……

  古时明月汉宫阙,古代的明月有这么圆又大吗?皎皎清辉宛若银盘,幽然普照着一弯浅水地。

  寅时初起,明月当空,大而明亮的月儿高挂星空,渐渐的西移,偏向小河流经之处。



  只见一间土造砖屋,寥寥无几的室内摆设,老旧的桌椅和洗得泛白的被褥,用得有些褪色的梳妆台是唯一的奢侈品,看得出是陈年的黄梨木,左边桌角缺了一小块。

  穷得掀不开锅的人家,说是左右各有两间厢房,实则能用的只有右侧两间矮砖房,东面厢房中间是厅堂,有桌有椅稍能入目。

  而左边厢房已有一间斜塌,瓦破屋渗风,仅能当杂物间使用,另一间则漏水十分严重,平时还能放两架绣架子或是不常用的锅碗瓢盆,一到落雨天就得赶紧收拾,以免架子上的绣布被雨淋湿卖不到好价钱。

  风,是微凉地,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

  一名梳着双丫髻的纤弱少女倚着打开的格子窗,眉心暗颦地望着渐渐隐没的圆亮,一抹鱼肚白悄然由东边升起。

  晨光照亮屋前的四行菜地,白白的豌豆花已结出黄绿色的小豆荚,黄花藤蔓下挂着巴掌大的青绿丝瓜,菘菜硕大,小小的野葱和青蒜漫生成丛,绿得讨喜。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