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绣色可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4 页

 

  “什么油锅,谁说到油锅了?”蒲裕馨一脸讶异。

  “是呀,你们不懂,我们炸人不用油。”一样一飞冲天,外加“肢离破碎”,没有一块肉是连着的。

  “也不能怪他们,他们没这方面的知识。”在现代,随随便便上网就能查到一大堆武器的制造方法。

  两姊妹说得好不起劲,一旁听得纳闷的男人则是渐渐脸色变黑,两人互视一眼,都在对方脸上看见茫然,她们说的话莫名其妙却令人火冒三丈,他们听得迷迷糊糊,想气却不知道气什么。



  入冬了,第一场白雪飘落。

  温道江因买官一案被削了官职,家产充公,家眷悉数沦为官奴,他本人发配边关八百里充为军奴,专门看管马匹。

  原来之前蒲裕馨的没消没息是燕子韶的意思,他从兰锦一事嗅出和五皇子有关的猫腻,不想节外生枝便命她先按兵不动,同时又命人一路查出去,终于查出五皇子燕子齐卖官中饱私囊,借机招兵买马,囤积实力。

  燕子韶将此事捅了开来,皇上大怒,下令圈禁燕子齐,不准他再过问朝中大事,形同被软禁的五皇子再也不能兴风作浪,八皇子一派大获全胜。

  而失势的苏晖明不用兰家人动手便自食恶果了,因为私自挪用绣坊的资金贿赂贪官,温道江一垮台,他也失去靠山了,一下子爆发出来的亏空大洞终将百年老店给压垮了,天天有债主上门讨债,已一穷二白的他不敢回家,只能栖息明月山山脚下的一间破草庐,无米无粮,只能吃野果、野菜果腹。

  燕子韶扳倒燕子齐后,趁着太后寿辰之际故意献上鲜艳五彩的流光锦当贺礼,此礼入了太后的眼,太后开口给了恩典,流光锦也就顺利成为最新的贡品。



  而在寿辰上,蒲家姊妹一人以笔作画,一人以针作画,两幅画都深得太后喜爱,因此让皇上亲笔写下八个大字——

  画绣双绝,才冠古今。

  另外,由于燕子韶十分欣赏“同病相怜”、与他同样爱上特立独行的蒲家姊妹的兰泊宁,特意在皇上面前提起了他,爱屋及乌的皇上便下令让兰泊宁当了江苏织造。

  对兰泊宁来说,人生虽历经波折,但有妻相伴,贵人相帮,亦能过出锦绣人生,前程无限美好!

  ——全书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