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绣色可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2 页

 

  “做人只要看结果就好,静儿自从嫁进我兰家后没受过一丝亏待。”生意人最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隐恶扬善。

  “人心隔肚皮,你怎么知道我妹妹是不是真的如面上一样不怨?”她强加罪行,非要鸡蛋里挑骨头。反正她就是对这个妹婿不满意,使劲挑剔。

  “大姊,你的意思是你看来温柔似水,实则一张嘴锋利如刀,表里不一?”兰泊宁不客气的回敬两把飞刀,他在意的只有妻子一人,其他人大可滚到一边。

  “你嘴很毒呀!我妹妹嫁你真是亏大了……”若在二十一世纪,她会建议他去当律师,他必是律师界常胜军。



  “够了,你是跟着爷儿来办事的,不是练你那张刀子嘴,适可而止,别让人说我的人是上不了台面的泼辣货。”

  一把红骨细撒金钉绘泥金芍药折扇轻掮,石青镶金边云头履一脚踩进青玉铺成的地面,月白盘丝彩绣锦袍衬得来人更加风流倜傥,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往上勾,任谁看了都要被这位爷儿的俊美贵气给勾走了魂。

  “八……你不是说先让和我妹妹叙叙旧,你晚点再说?”这说话不算话的家伙,老是骗她。

  “嗯哼!你是什么身分,敢让爷儿等你?”外头冷死了,他又不是没脑的傻子,呆候在门外吹风。

  “是,你是矜贵人,我是你脚下泥,你自个儿找张顺眼的椅子坐,我和妹妹还没聊完。”男人聊男人的事,女人说女人的事,她和妹妹有“一辈子”没见了,会有聊不完的话题。

  “过来,你把爷儿的纵容当什么了。”他勾勾指头,神情吊儿郎当,活似是哪家的浪荡公子哥儿。



  蒲裕馨很想给他一脚,叫他滚远点,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是。”

  看到姊姊明明气愤得想杀人,却又强忍住气,蒲恩静忍不住猜想这名锦衣男子是谁。“请问你是……”

  摇扇摇得优雅的贵公子笑得好不热情,佴眼底的漠然有如枯井。“我在家里排行第八,叫我八爷就好。”

  八爷?姊妹俩互视一眼,差点笑出声来,她们同时想到九龙夺嫡中下场很惨的八爷,而那剧中的马尔泰?若曦可是穿越剧的前辈呢。

  “八爷今日到寒舍来,可是为了兰家织锦?”代表兰家绣坊的兰泊宁提出疑问,他总觉得这位八爷来意不简单。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