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钱袋主母(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赵逸尘轻轻一勾妻子的腰带,将她拉近,俯身低语,“夫唱妇随,你只能跟我纠缠不清生孩子。”

  他太惯着她了,应该让她晓得何谓夫纲。

  “在虎狼环伺下?”她指的是赵府内心思不正的两足禽兽。

  “我会排除掉的。”他不会让孩子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出生。



  “一刀杀了他们?”干净俐落。

  杀人之后就要偿命,满足了她当寡妇的愿望。

  赵逸尘轻扯唇角,“你不晓得我是读书人吗?读书人有读书人的做法,我们很文雅的,只以诗文会友。”

  “我看你比较像土匪,烧杀掳掠最拿手。”瞧他对她做的事,哪一件不是匪气十足,强横地叫人想给他一棍子。

  他目光一闪,神色冷然。“一路走来你也累了,先回屋子休息,箱笼的事交由丫头去收拾。”

  “不用了,我还不累,先带孩子去向公公请安,莹姐儿出生至今还没见过她祖父呢!”



  她在庄子里被生下,见到的只有下人,养到两岁大了还没办法说好一句完整的话。

  她的祖父亏欠她,她的父亲也对不起她,整个赵府都欠她一声道歉,她原本该是受人宠爱的娇小姐,却成了别人口中的野种,一场财产的谋夺差点毁了她的一生。

  “不急,你真的不累?”赵逸尘看了看她的神色,大手贴着纤素玉额,他不放心她纤弱的身子。

  “礼不可废,不能留人话柄,我们甫回府更要谨慎做人,不要让人嚼长房舌根。”有太多双眼睛盯着瞧。

  如果她还是凌翎,策马狂奔百里也不觉累,一日来回轻松惬意,她还能在马上拉弓,射下大雕,带着猎物满载而归。

  可惜她是皇甫婉容了,虽然经过一年多的锻练,体力仍是差之甚远。

  “你想多了,爹不会计较此事,在自个儿府中何必过得战战兢兢,咱们和和乐乐的过日子,爹就欣慰了。”赵逸尘想的是妻子的身子要紧,繁文缛节倒是多此一举。

  “公公会不会不悦是一回事,儿子、媳妇见礼是我们的孝心,人有亲疏远近,礼多人不怪。”婆母能装,难道他们连做做样子都办不到吗?毕竟不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再亲的血缘也疏远了。

  先把儿女安顿好,由婆子、丫头看顾,夫妻俩略作梳洗,再连袂前往正院拜见长辈。

  赵老爷正在用药,他长年有湿症的毛病,一遇天气变化转凉了,双膝便会疼痛不已,难以行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