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钱袋主母(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九章 回到赵府难清闲(1)

  谢氏四处的向人低头,除了磨损和损坏的,皇甫婉容的嫁妆寻回大半。

  皇甫婉容在睁一眼、闭一眼的情况下,七日后,长房一家热热闹闹的回房了。

  “爹,我们以后要住这里吗?”隽哥儿抬头一看新漆的朱门,他有些畏怯,当年被丢上马车的阴影仍残留着。



  “是呀!这是我们的家,有爹,有娘,有隽哥儿、莹姐儿,还有祖父。祖父以前很疼你的。”那个老人为了保护孙儿,宁可狠下心不去探望,假意漠不关心,任凭死活。

  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妻子,赵老爷岂会不了解她的性情,打从长子出事后,他就看出妻子的异状,因此当她赶走长媳,他连忙抱出睡得正熟的孙儿,朝他大腿狠心一捏,让他哭着要找娘。

  唯有送走他们才能确保这对母子不会惨遭毒手,他老了,护不住小辈,只能让其远远避开。

  不过也是他的自私,想维持府里表面的平和,他已经失去一个嫡长子,不能再没了次子,孙子还小,承担不起重担,若是长子真的回不来,他也只好把百年基业交到次子手中。

  这也是谢氏的盼头,她要的是亲生儿子当家。

  “我不记得了,我那时还小。”隽哥儿说起话来有条有理,比起一年多前的傻样,这会儿可伶俐多了。



  “是还小,小到傻不隆咚的,连字也写不好,娘卖了好几件绣品挣钱给你买笔买纸你才能写得有模有样。”纸很贵,他又用得凶。

  隽哥儿害羞地学他爹,冷着一张脸。“娘,我不傻了,书上的字我都识得了。”

  “大话。”皇甫婉容朝儿子鼻头一拧,拉起他的手,在他手心写了一字。

  隽哥儿顿时小脸发皱的转身问他爹是什么字。

  “是轰,意思是车子很多,一起动起来轰轰作响,比喻声音很大。”这字笔划太多,他暂时还未学到。

  轰,是轰走之意,叫你滚,你要有自觉一点,不要等人赶。皇甫婉容朝赵逸尘一横目,警告他别想再跟她同屋。

  谁知冷着脸的赵逸尘竟有孩子气的一面,他朝她一眨眼,表示他不懂她的无声暗语,反要她把自己洗干净点,抹上香膏,等他晚上享用,夫妻不同房引人非议,他是为了她好。

  为她好?分明是色胚,老是对她动手动脚的还不够,三番两次的想……哼!他不会得逞的,她还等着和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