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将门庶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小姐!”丫鬟青青刚踏进房门,听见咳声,循声望去,看见自家小姐竟然站在窗边,那窗还是敞开着,惊得将手里的食盒放在桌上,立即拿起一件早已不见光鲜的旧披风为自家小姐披上。

  “小姐,虽然现在才初冬,今儿个天气放晴出了日头,可还是很冷的,您的病还没全好,这样又会着凉的!”青青替自家小姐系好披风,便扶着她离开窗边,在桌旁坐下。“小姐,今儿个早膳大厨房的刘嬷嬷偷偷给了个蛋,小姐您赶紧吃。”

  白沐晨看着青青掏宝贝似的从袖袋里掏出一个水煮蛋,鼻头微微发酸,再看看桌上的早膳—一碗没几粒米的稀粥,一小盘咸菜,这是她这几天来固定的菜式;午膳有时是小半碗的白饭,或是延续早上的稀粥,外加两个素菜;晚膳不是延续午膳的菜色,不然就是没得吃。

  偶尔大厨房的刘嬷嬷会像今天一样偷偷塞个蛋或在饭碗底藏块肉,不过这样的机会不多就是了。



  她默默的拿起碗筷,慢慢的吃了起来。

  这几天她常常在想,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虽然穿越剧情已经不再稀奇,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穿越”二字会从小说分类名词变成了现实中的动词。

  她还能回去吗?还是要认命的在这个落后的时代生活下来?

  虽然在现代她只是一个孤儿,没有亲人可以牵挂,每天除了上班外,就是混迹在网路上,玩玩游戏、看看小说,但几年下来她也有了自己的小窝、自己的小车,日子过得很悠闲,很知足。

  她从没幻想过穿越,谁知一觉醒来却换了时空、变了容颜,继而想到目前的处境,忍不住一阵头痛,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伤还没好的关系。

  原主姓殷,是护国将军府里唯一活着的庶女,可惜是个生母早逝、嫡母恶毒、亲爹不疼、爷奶不爱,兄弟姊妹不亲且总是遭欺负陷害的庶女,被隔离在将军府豪华府邸最偏远破落的小院,身边只有一个丫鬟青青,身上穿的是陈旧褪色的衣裳,吃不饱,饿不死,骨瘦如柴,十三岁的身量却比九岁的嫡妹瘦小,日子过得比府里最低等的粗使丫头还差,若非这身子的生母白姨娘曾经救了那刘嬷嬷的儿子一命,而刘嬷嬷又是一个知道感恩的,恐怕连这种偶尔加个菜的待遇也没有了。



  “小姐!”丫鬟青青刚踏进房门,听见咳声,循声望去,看见自家小姐竟然站在窗边,那窗还是敞开着,惊得将手里的食盒放在桌上,立即拿起一件早已不见光鲜的旧披风为自家小姐披上。

  “小姐,虽然现在才初冬,今儿个天气放晴出了日头,可还是很冷的,您的病还没全好,这样又会着凉的!”青青替自家小姐系好披风,便扶着她离开窗边,在桌旁坐下。“小姐,今儿个早膳大厨房的刘嬷嬷偷偷给了个蛋,小姐您赶紧吃。”

  白沐晨看着青青掏宝贝似的从袖袋里掏出一个水煮蛋,鼻头微微发酸,再看看桌上的早膳—一碗没几粒米的稀粥,一小盘咸菜,这是她这几天来固定的菜式;午膳有时是小半碗的白饭,或是延续早上的稀粥,外加两个素菜;晚膳不是延续午膳的菜色,不然就是没得吃。

  偶尔大厨房的刘嬷嬷会像今天一样偷偷塞个蛋或在饭碗底藏块肉,不过这样的机会不多就是了。

  她默默的拿起碗筷,慢慢的吃了起来。

  这几天她常常在想,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虽然穿越剧情已经不再稀奇,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穿越”二字会从小说分类名词变成了现实中的动词。

  她还能回去吗?还是要认命的在这个落后的时代生活下来?

  虽然在现代她只是一个孤儿,没有亲人可以牵挂,每天除了上班外,就是混迹在网路上,玩玩游戏、看看小说,但几年下来她也有了自己的小窝、自己的小车,日子过得很悠闲,很知足。

  她从没幻想过穿越,谁知一觉醒来却换了时空、变了容颜,继而想到目前的处境,忍不住一阵头痛,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伤还没好的关系。

  原主姓殷,是护国将军府里唯一活着的庶女,可惜是个生母早逝、嫡母恶毒、亲爹不疼、爷奶不爱,兄弟姊妹不亲且总是遭欺负陷害的庶女,被隔离在将军府豪华府邸最偏远破落的小院,身边只有一个丫鬟青青,身上穿的是陈旧褪色的衣裳,吃不饱,饿不死,骨瘦如柴,十三岁的身量却比九岁的嫡妹瘦小,日子过得比府里最低等的粗使丫头还差,若非这身子的生母白姨娘曾经救了那刘嬷嬷的儿子一命,而刘嬷嬷又是一个知道感恩的,恐怕连这种偶尔加个菜的待遇也没有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