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戒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他西装笔挺,她一身喜气的红洋装,在长辈的“监督”下,在地方法院公证结婚。

  说是监督一点也不为过,长辈横看竖看都觉得这是桩天赐良缘,可是孩子哪懂得大人的用心良苦?他们愿意结婚就是祖先保佑了,两家长辈根本不敢妄想奢华显摆的婚礼,只是唯恐事情生变,所以还是来到地方法院当见证人,顺便监督进度。

  在众人祝福之下,双方交换戒指,完成最后的仪式。

  婚戒款式很简单,白银指环,搭着一颗裸钻。



  当然,这对婚戒并不是他们选购的,全由长辈一手张罗,是谁买的不用考究,不过款式却意外地衬搭两人沈稳俐落的气质。

  “请多指教,韩太太。”

  韩先生轻快地打招呼,嘴角那抹嘲弄却始终挂着,是嘲讽这整件鸟事,还是嘲讽自己所娶的人?

  呼,这些心思她怎么也猜不透,只知道这一天之后,她的身分变了,虽然无法预知未来会如何,但她相信以不变应万变,一定可以接受所有挑战。

  宋贞曦深吸口气,抬头对着一脸揶揄的“丈夫”勇敢一笑。

  第1章(1)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锵!”

  “阵头”热闹激昂的鼓声划过宁静的早晨。

  咚个三轮后,宋贞曦白皙的手臂总算心不甘情不愿地钻出被窝,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用力按掉,再丢回柜子上,接著迅速缩回被里,肩膀还禁不住地抖了抖。

  进入盛夏,处在水泥丛林里,像蒸笼般闷热的台北盆地入夜后气温仍近三十度,不开冷气根本无法安稳入睡。

  这时如果夫妻的耐热程度差异很大的话,就很容易看到反差现象——家里的冷气设定到极低温,有人畅快地一觉到天明,有人却必须抱著厚棉被。

  “阵头”的咚咚声能吵醒宋贞曦,更不用提她浅眠的床伴了。

  “我知道你起床了。”她闭著眼,半张脸闷在枕头里沙哑地说。

  她一向睡得很沈,连他何时回家的都不知道。

  这星期韩岳腾到上海出差,他没说出发日,当然也没提过归期,这是他的家,他的确有来去自如的权利,以上的语气有怨怼吗?不不不,她是有度量的女人,怨怼不符合她的性格。

  “你应该说:‘我知道你被吵醒了。’”

  男人讽刺著,他有起床气,火气还不小,这时候最好任由他发脾气,别回应、别说话,怒气自然会平息。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