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董小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2 页

 

  躺在床上的小福,实在是无法理解,她只不过是跌了一跤而已,脚稍微被柴刀划出了些许血痕,那个有德医馆的刘大夫竟然为她涂上了一层厚厚的伤药,然后把整个左小腿给缠实了,还吩咐她一定要躺好,不能动;可客栈里不是只看帐簿就行,她还有别的事要做呢。

  于是她费力地撑起身子,韩文尧这时刚好进来。

  看到小福这模样,立刻紧张地跨大步过去,鼻间闻的尽是浓浓的药味,他把小福轻推了回去,“要喝水吗?你先躺好,我去帮你倒。”不容小福反抗地把枕头垫高,让小福再躺了回去。

  小福有一点点的害羞与不自在,顺从地躺了回去,然后说道:“我没有要喝水,只是躺着难受,想要起来。”她的身体又稍微动了一下。



  韩文尧的眉皱着,关心地看着她,“别起来,听秋蝶说,你被柴刀划破了好大的口子,伤得都快见骨了,伤在哪里了?让我看看。”

  小福的脚不自在地缩了一下,这个丁姑娘怎么说成了这样?刘大夫来的时候,丁姑娘也在场的啊!她急得想要说清楚。

  从来不曾这么心慌过的韩文尧,一见小福的腿一动,以为是伤口在疼,而小福又是皱得眉,他也顾不得什么礼教之类的,一掀就掀开了裙摆,果见里面圈着一圈又一圈的白布条,他心里可疼惜得不得了。

  对着随后跟进来的尤侠,转头便骂:“你!平日木材的量不是都该劈足的吗?如果不足也该是你去劈,怎么可以让小福去做!还伤成了这样!你是想再从伙计磨练起吗?”

  少爷一向很讲理的,即使生气也会先问个清楚,绝不会像这样暴怒地先定人死罪,这让平日口舌滑溜的尤侠吓得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为自己辩解。

  韩文尧见他这样一句也不说的,直觉地认为这是默认,心里更有气,“好,很好,我现在就找个人替——”换你。



  见事情愈来愈往奇怪的方向走去,在这紧绷的氛围下,董小福小心地拉了拉韩文尧的衣袖,很小心地轻声唤道:“少爷……”

  韩文尧以为她是伤口在疼,紧张地回身,仔细地看着小福。

  董小福勇敢地将眼光迎上,稍微吞了下口水,“少爷,您是不是误会了?柴是我自己要劈,然后是我自己不小心跌倒,也只不过是划破了裙摆,擦破了些许的皮肉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