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董小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是“她”,而不是“他”!惊讶过后,本就不怎么在意那个梦的韩文尧仍不认为世间会有如此的巧合,也是个姓董的;此刻他所想的尽是他的经营之道,因此虽感到生气,但他的音量却不大,为的是不想让声音传开来。尤侠的错,不需要影响到那位姑娘的。“你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姑娘来做这种搬运的苦力?万一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会有损我们客栈名声的。你都来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拿捏不准我的原则?”

  早有预备被责备的尤侠忍着被骂的委屈。他刚刚就想解释了,只是突然被打断。“少爷,您听我说。昨天这个小福是穿得一身破旧,补钉补得到处都是,我还以为是个乞丐呢。这身衣裳还是我拿给她的,本想拿碗饭救济她,怎知她却直闯进灶房,拿起柴刀一直不断地劈木材。您知道吗?是一刀到底喔,而且那速度可是快得不得了,看得我都傻眼了,男人都没这么厉害,还持续了将近一刻钟--”

  尤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那张嘴跟三姑六婆的没两样。韩文尧硬生生打断道:“说重点。”

  他这也是怕少爷不了解前因后果嘛。“然后她就跪下央求着说,她的力气很大,很会做事,再怎么样的苦她都挺得住,只求我答应让她留在这里干活。少爷,您是知道的嘛,我当然是说不可以啊,然后就掏钱打发她走。”



  韩文尧质问道:“那为什么她还在这里?”

  尤侠可是有充足理由的。“她说她家里有生病的母亲和一个呆傻的弟弟要照顾,而且他们才刚搬回来没几天,付了房租钱,就所剩不多,顶多撑个一两天,再不赚钱的话,就没有饭钱了,听得我都快要哭了。您说,这小姑娘才几岁啊,顶多十六吧,肩头上就得担这么大的担子,我怎么忍得下心来赶她走哇。”

  这样的做法,韩文尧还是有微词的。“你看她可怜让她留下,这点我没有意见。虽然她力气很大,但你也不能派她做这种事,我们不能让住客说我们居然雇小姑娘做男人的活。你现在立刻把她派到灶房去洗米、洗菜。”

  这时的小福正协助阿一和阿东搬米袋。

  献宝的心情全没了,这最重要的一点他刚刚应该先说的。尤侠苦着一张脸道:“可是少爷,叫她洗米,米会变成粉,洗碗碗会破,洗菜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也只好……”希望少爷不要这么固执……突然,他喊道:“少爷,您看,她做得多好哇!”





  是“她”,而不是“他”!惊讶过后,本就不怎么在意那个梦的韩文尧仍不认为世间会有如此的巧合,也是个姓董的;此刻他所想的尽是他的经营之道,因此虽感到生气,但他的音量却不大,为的是不想让声音传开来。尤侠的错,不需要影响到那位姑娘的。“你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姑娘来做这种搬运的苦力?万一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会有损我们客栈名声的。你都来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拿捏不准我的原则?”

  早有预备被责备的尤侠忍着被骂的委屈。他刚刚就想解释了,只是突然被打断。“少爷,您听我说。昨天这个小福是穿得一身破旧,补钉补得到处都是,我还以为是个乞丐呢。这身衣裳还是我拿给她的,本想拿碗饭救济她,怎知她却直闯进灶房,拿起柴刀一直不断地劈木材。您知道吗?是一刀到底喔,而且那速度可是快得不得了,看得我都傻眼了,男人都没这么厉害,还持续了将近一刻钟--”

  尤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那张嘴跟三姑六婆的没两样。韩文尧硬生生打断道:“说重点。”

  他这也是怕少爷不了解前因后果嘛。“然后她就跪下央求着说,她的力气很大,很会做事,再怎么样的苦她都挺得住,只求我答应让她留在这里干活。少爷,您是知道的嘛,我当然是说不可以啊,然后就掏钱打发她走。”

  韩文尧质问道:“那为什么她还在这里?”

  尤侠可是有充足理由的。“她说她家里有生病的母亲和一个呆傻的弟弟要照顾,而且他们才刚搬回来没几天,付了房租钱,就所剩不多,顶多撑个一两天,再不赚钱的话,就没有饭钱了,听得我都快要哭了。您说,这小姑娘才几岁啊,顶多十六吧,肩头上就得担这么大的担子,我怎么忍得下心来赶她走哇。”

  这样的做法,韩文尧还是有微词的。“你看她可怜让她留下,这点我没有意见。虽然她力气很大,但你也不能派她做这种事,我们不能让住客说我们居然雇小姑娘做男人的活。你现在立刻把她派到灶房去洗米、洗菜。”

  这时的小福正协助阿一和阿东搬米袋。

  献宝的心情全没了,这最重要的一点他刚刚应该先说的。尤侠苦着一张脸道:“可是少爷,叫她洗米,米会变成粉,洗碗碗会破,洗菜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也只好……”希望少爷不要这么固执……突然,他喊道:“少爷,您看,她做得多好哇!”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