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报恩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她小手颤抖却坚定地伸进狗盆里抓出一把红烧肉,也不嫌脏,油腻腻的就往自己嘴里塞。

  雪球儿愤怒地低吼起来,随即对着她疯狂吠叫,吓得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小小手掌却还是紧紧摀住嘴巴,怕嘴里的肉会掉出来,惊恐的小脸拚命嚼咬着。

  「我、我吃完了。」好不容易把几乎要噎死人的红烧肉吞咽下去,她露出一朵大大的笑容,「常君哥哥,现在我可以跟你们玩了吗?」

  「你脏不脏啊?你是乞丐啊?狗吃的你也要?」他瞪着她。



  她愣住了,油光凝结在茫然微张的嘴角。

  「小乞丐,脏死了,谁要跟你玩啊?」刘常君站起来,二话不说就往亭子外奔去,「雪球儿,我们走!」

  刘惜秀怔怔地望着迅速跑远了的一人一狗,眼眶湿了,她用袖子擦去,吸吸鼻子。

  「没关系,说不定下次,下次他就会答应跟我玩了……」

  刘惜秀十四岁那年,义父刘莲生升了六省巡检,奉谕巡视外地,直至两年後方才回京。

  当马车驶进南城门,还尚未驶近刘府,接到消息的刘家上上下下就已是喜不可言,尤其是一向素雅简朴的刘夫人,也忍不住在梳得乌黑油亮的盘髻上,多别了一支精致典雅的珠钗。



  十六岁的刘惜秀长高了些,可还是瘦,小小的脸蛋不盈一掌,唯有满头乌黑丰润长发,增添了一丝少女婉约气息。

  她听闻爹爹回京,喜不自胜,一早就兴冲冲地整理出了这两年来临摹的书法字,就盼着呈给爹看。

  因为爹说过,女子也该识字习学问,若能写得一手好书法,对将来相夫教子、持家理事亦有极大助益。

  虽然她不像常君哥哥写得一手好颜体,但她的柳公楷书,连府中的老夫子都赞很是看得过的。

  她将那叠纸笺收进匣子里,捧着它急急越过园子、穿过回廊,想尽快赶到书房去找爹爹,不想才绕过廊柱,猛然撞上了一堵坚实如墙的胸膛。

  「哎呀!」她身子一个失势,怀里匣子再拿不住地滚落地上。

  砰地一声,匣盖碎裂,里头的纸笺随风四散!

  「我的字……」她顾不得跌得腿脚生疼,急忙扑跪着抢救。

  「你能不能有一次别这麽碍事?」十九岁的刘常君身形修长,已是个英俊挺拔的青年,深邃的黑眸里透着烦厌懊恼之色,却还是弯下腰来帮着捡拾。「这是什麽……就你这字还想跟爹炫耀、邀宠?别笑掉人的大牙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