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谜情神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她怎会不知儿子的担忧呢?只是她躺在床上阖着眼也睡不着,不如就做些针线活来打发些时间。

  她心里也明白,裁再多的衣裳,缝再多的手绢、绣花鞋也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但这是她心中唯一的慰藉,心中的思念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去排解,只是这思念之情要寄给何人?寄往何处?她不禁心感凄然。

  一切都已枉然,只能怪自己保不了亲生骨肉。

  苏玺善对于未曾谋面的姊姊,心中始终怀有一份愧疚,虽然当年做此决定的并不是他,但他是被留下的那一个却是不可抹灭的事实,原以为就算分开了,总有再见的一天,但造化弄人啊!



  当年带着女娃连夜离开苏府的奶娘,将女娃先托给了住在城郊的亲戚,自己四处去打听适合收养女娃的人家;过了几日,终于打听到在离京城三、四天路程的一户人家有早夭的孩儿。

  奶娘前去拜访了那对夫妻,与对方说明了来意,没想到对方完全没有多加考虑,一口就答应要收养女娃。原来那户人家的妇人因难产失去了孩子,同时也难再受孕,对于能够领养一个孩子,夫妻俩都乐观其成。

  领养一事就这么顺利地谈妥了,谁知道奶娘带着女娃要前往对方家中的路途上却遇见了盗匪。奶娘不幸被盗匪刺杀,失血过多身亡,现场除了奶娘的遗体外,还遗留了原包裹着女娃的外衣。女娃究竟去了哪里?是否被盗匪给带走了?是生是死?再也没有人能给答案了。

  奶娘遇劫身亡,女娃生死未卜的消息一传回苏家,薛蓉襄再也难忍心中的悲痛,拖着生产完尚需调养的身子,坚持前往官府去见奶娘最后一面。

  然而去了又如何呢?奶娘已无法开口告诉她,她的女儿究竟是生是死?只能握着曾包裹着女娃、还留着淡淡奶香味的外衣悲痛不已。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呢?」薛蓉襄看着儿子的脸,心里想象描绘着另一张酷似而较为柔美、女性化的容颜,如果她还活着应该是这等模样吧?



  苏玺善不知该怎么开口对她说:玉春楼的人来报,要请她过去一趟,因为苏家的主子——也就是他爹,喝醉了酒,正大闹玉春楼,不管旁人怎么劝,他就是不肯回府,除非娘出面,否则他硬是不肯走。

  玉春楼是专做男人生意的温柔乡,只要带着银子去的就是大爷;来者是客,只有笑脸迎人的份,哪有赶走客人的道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