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逃婚八百年(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我自己上去就可以。”

  拓跋司功目不斜视地大步往前走,一百八十公分的高大身材加上黑色合身西装,轮廓分明的脸孔以及满身刚硬的气势,让路过之人都忍不住要多看一眼。

  “祝您拥有美好的夜晚。”饭店经理上前替他按下电梯楼层钮,并为他按上开门键。

  拓跋司功看着电梯不绣钢双门里面无表情的自己,脸上毫无任何准备要休息松懈姿态。



  因为生意的缘故,他四海为家,在世界几个地方也都买了房子,但是身为“餐饮连锁集团”的负责人,及“豪斯酒店集团”的特别顾问,他最常待的地方却是各地的总统套房。

  拓跋司功在抵达顶楼时步出电梯,走到他已经住了十天的套房前面,按下电铃。

  “拓跋先生。”林秘书替他开了门。

  “事情办的怎么样?”拓跋司功脱下西装外套往沙发上一放,运动家般的魁梧肩线让剪裁时尚的黑色褂衫多了几分野性。

  “东西都已经送到,现在都摆在厨房。”林秘书说道。

  “拿到书房。”他走向书房,自始至终目光都没和林秘书交会过。



  “对了,您捐助的内蒙育幼院下个月即将落成,公关经理问您要不要亲自过去剪彩?”林秘书问道。

  “下星期排个时间让我过去验收,落成典礼让公关经理代表参加。”

  拓跋司功坐到那张可俯望香港维多利亚港的办公桌前——窗前夜景璀璨,以港区各大特色建筑为主题的大型激光灯光秀正热烈的放送中。

  只是,拓跋司功此时看的不是窗外号称三大夜景之一的香港夜景,他看的是摆在总统套房桌上的一张相片。

  相片拍的是一个鎏金团花八棱银奁古董,实品则摆在他台湾的新居里。

  他从来不是情绪起伏太大的人,但他永远记得,当他一个月前在一家古董店里看到这件宋朝古玩时,他的心脏竟然快到像是要跳出喉咙般的紧张心情。

  然后,每天只睡四小时,向来都是一夜无梦的他,开始做梦。

  梦中的他身穿金绿色圆领窄袖龙纹长袍,搂着一名女子坐在榻边,肩上摆着就是这个鎏金团花八棱引奁;而他怀里那个有着一对活泼双眼的女子,喂他吃着一种他不知名的白色糕点,仰头对他笑着。

  他当然不相信什么前世今生,但他也没法子解释为什么他知道梦中的自己在衣服下方挂着一只镂空银香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