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早婚依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为了他们的家庭,她放弃自我付出一切。她无法否认这是她心甘情愿的,他并没有强迫她,因为当时的他和他们的家,的确需要她。

  可是现在呢?

  他已功成名就,患重病的婆婆也已在去年仙逝了,连儿子都在不知不觉间长大到拥有自己的朋友与生活圈,不再需要她了。

  那么,她到底为何又为谁存在于那个家呢?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不断地想。



  其实,从前她从未想过要和他离婚,毕竟她仍深爱着他,而他也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至少他从未让她怀疑或发现过。

  但是在她情绪连续低落了好几个星期的那阵子,他却始终视若无睹般的不闻不问,连她离家出走,跑到妹妹姗姗那里住了好一段时间,他们父子俩也都好像不痛不痒,让她的心真的很伤。

  他到底还爱不爱她?心里究竟还有没有她的存在?在他眼中,她的存在该不会已经和家里的家具一样了吧?她真的很怀疑。

  心很闷,闷到无所适从,闷到想逃离眼前的一切,闷到不知不觉便开口对他说出了她想离婚的要求。

  他没答应。

  阿弥陀佛。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是患了什么失心疯,竟会说出离婚这两个字,幸好他没有答应,否则她一定会因懊恼及心碎而死。



  但除了没有答应之外,他还做了什么?

  没有。

  没有追根究底的问她为什么想离婚,没有改变他朝九晚十二的忙碌作息,也没有改变把她当个家具般存在的态度,什么都没有。

  所以,她才会开始认真考虑要离婚这件事,因为她实在不想再被他当家具了。

  至于儿子,从他近来老是对她翻白眼,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她想,她的存在与否对儿子而言,也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不是吗?

  她这不是在赌气,只是突然想开、想通了。

  过去十年多来,她为老公、为婆婆、为儿子而活,如今他们已不再像过去那般需要她了,那她为什么不能为自己而活,硬要将自己绑在一个不需要她的地方呢?

  所以,第二次向他提出离婚时,她的语气中多了一股认真……

  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他在十二点多回到家,迅速洗个澡之后,又钻进书房里工作,一副打算挑灯夜战到天亮的模样,让她决定择日不如撞日的直接到书房去找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