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大人私心不可议(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却是世事难料,一别就是永远。

  她真的死了!他亲眼看见她那冰冷僵硬的身体入了棺,棺木还是他亲手盖上的,被一杯杯黄士覆盖着,就住在他替她亲造的这座墓园里。

  热水又煮沸了,倒进壶里,他再次为彼此冲泡了一壶热茶,让墓园子里溢着热茶的香气,此刻,他端杯就口,不知是热茶熨烫了他的眼,还是大雨打湿了他的眼,终归是刺痛了他双目,让他的眼睛红了、湿了。

  他望着墓碑上宋暖暖三个字好久好久,直到雨停了,他戴上帷帽起身离开。

  走了约莫有半刻钟后,他想起茶具忘了收好又折回来,手触及杯盏,杯中的茶竟已经空空如也……

  墨东抬眸了一眼四周,这里好山好水却少有人烟,自然看不见半个人影。

  那么,是谁喝了他给暖暖的茶呢?

  他的心妄动了一下,明知不可能,却又希冀着。

  墨东走近墓碑,伸出手轻抚着上头的字,一笔一划刻进他的掌心里,「是你吗?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希望可以再见你一面。」

  回应他的,始终只有风声,还有突然不知打哪窜岀的一只松鼠,它的两只爪子还捧着方才他扣在桌上的茶点糕子,一口一口哨着。

  墨东苦笑,收好茶具放在亭中桌子下方的石格里,再一次转身踏上归途。

  来年的夏至,东边高契出兵犯境,这是打东旭王朝建朝以来未曾有过的事,安东都护五百里加急密件送往京城,此消息震惊朝中大臣,毕竟一年多前晋王通敌卖国一案,天耆部落的一举一动都格外引人注目,据传也是动作频频,若此时东边来犯,北境又选择此时入侵,那东旭王朝可谓腹背受敌,处境堪虞。

  乐熙找了皇弟永平王进宫私下商讨此事,叫人备了酒菜后,便遣退所有人,对着夏日月色,乐熙亲自替乐晟斟酒。

  「我们两兄弟多久没这样月下饮酒了?」

  乐晟淡然一笑,接过了酒,「皇上,怕是一年有余。」

  自从晋王一案后,皇上对他和墨东的信任可谓降到谷义,表面上这不关他和墨东的事,墨东既无失职也过失,但私里皇帝却是猜疑着他们,就算一直让墨东顶着大将军的头衔,却像是把他打入冷宫似的,几乎是不闻不问了,连带他这个义父一样被冰冻起来,在朝堂上也没让他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这些……都无妨。

  他乐晟从不喜出头,安分守己的陪着兄长守着偌大的王朝,过着自己平淡无波的日子,足矣。

  而墨东,这个情种,打从宋暖暖死后,除了常常偷跑到京郊墓园,之外的时间最常干的事就是饮酒作乐了,一进大将军府,绝对有酒香和女人香,以往低调内敛、清贵高雅又不沾女色的墨大将军,仿佛也跟着宋暖暖那姑娘一并死去。

  乐熙点点头,举杯相敬,「喝吧。」

  乐晟喝了一杯又一杯,想到他那笨儿就郁闷不已。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